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央的博客

就这样安静最好。

 
 
 

日志

 
 

寻找马建军  

2008-08-07 13:03:05|  分类: 原创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看到的马建军永远是那么老实、善良!

        当他背着邮包出现在校园,一次次带来希望,小小的何咪儿咬开系着信件的绳,我看到了马建军眼里疼爱的眼神,而转瞬,希望的肥皂泡破灭,何咪儿便把无名业火撒在眼前的陌生人身上,而无辜的他真的好像自己做错了事。

        当何二咪的死被怀疑是楼上的女人所为,何咪儿首先想到了要马建军替她报仇,那一弹弓砸在楼上的玻璃上,也敲开了幼小的何咪儿的心扉。

        当初长成的何咪儿的“斜视”个性地得到人的青睐,当她讨厌马建军穿着寒碜的衣服夜夜来接,我觉得了他的可怜。

        而他们终于结了婚,何咪儿也终于厌倦了与马建军白开水似的生活,受不得女友的诓骗,受不得优裕生活的引诱,背着马建军他打了胎,在异乡过起了类似妓女的生活,哦,其实就是。

        何咪儿有钱了,他们分手了。而马建军还是经常去她家帮着换煤气,干一些以前干惯的琐屑活。

        何咪儿几经生活的嘲弄,终于感到了马建军的可贵,再也等不及地来找他。

        雪花漫无飞舞,她在马建军的屋外一夜哭诉,终于从他现任女友的手中抢回了他,当然因为他爱她。

        这是怎样勇敢的何咪儿!她终于知道了自己爱谁,谁又爱她,她平生第一次坚决地认定了自己爱的方向和归宿。这又是有着怎样胸怀的马建军!他不关心何咪儿的过去,他只知道她爱他,他爱她,这就够了……

        这篇铁凝的《何咪儿寻爱记》,我还是八九年前读过的,是在一本盗版的小说月刊上,现在书箱里恐怕已经寻不到了,几经生活的辗转,怕是丢了吧,可没丢的是在我脑海中刻下马建军的身影。

        在我看来,世界上若有永恒,那便是马建军一如既往的爱,他活得如此纯粹和高尚,爱情中出现的一切瑕疵,他都能用爱的筛子滤掉,剩下的依然是他细细密密的爱。

        诚然他太老实了,有时近乎窝囊,没有魄力,也许出现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几个女人肯为他回头,但对于何咪儿来说,他就是那个永远会守候她的傻男人。

        可又有几个女人不喜欢这样的傻男人呢?他的词典里从来没有离弃和背叛,有的只是原谅和宽容,没有指责与咆啸,有的只是隐忍和博大。他用海的胸怀承载着何咪儿任性、放纵的情与爱!

        永远有多远?马建军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爱的永恒!

        我喜欢这样的马建军,他没有在这个迷离现实中的男人惯有的圆滑做作、故作潇洒、朝三暮四和处处留情,他本分、踏实,就像拉车的祥子,可越是这样,越有女人轻视他,忽略他,甚至于不关心他的感受,就像何咪儿似的“骑着马找马”。那么我要对这种十足的傻女人说一句:世界上永恒的东西不多,不要被暂时的炫目和销魂所吸引,请抓住爱人的手,不要轻易地离弃和背叛,用虔诚的心呵护爱,用真诚的手握住永恒!

       

        从网上只找到以下这零星的片段,也许你也喜欢呢,所以摘录下来,闲得无聊的女人和男人,如果你身边正站着这样一位忠诚的爱人,别忘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七月初七,牵上他(她)的手,轻吻他(她)的唇,爱他(她)直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马建军——这里有必要交待一下他的年龄,他比何咪儿大四岁,那年还不满十八周岁。一个十七岁的男人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法子劝慰一个十三岁的伤心女人的,马建军站在街心花园只弄清了一点:这个何咪儿喜欢的人是她的表哥。于是他对她说:“也别太难受了,反正你也不能和他结婚。”何咪儿立即要马建军闭嘴,说他懂个屁,说一百个马建军也抵不上表哥的一根小手指头等等。马建军说可你们是近亲呀,近亲结婚生的孩子都傻。何咪儿要他滚开,还说他是个庸俗的小市民。马建军叹了口气要走,何咪儿又问你往哪儿走啊天这么黑我怎么回家呀。马建军知道这是何咪儿说得不想说了,只好陪何咪儿回家。

何咪儿哭丧着脸回到家来,妈又把另外一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她:她们家的何二咪让人给毒死了。何二咪不是人,是家中一只小狸猫,因是女性,何咪儿给她取名二咪。也姓何,家人叫她时,连名带姓一块儿叫。何二咪已与何咪儿母女相处了四年,性情温顺,憨厚仁义,有时被邻人打伤,回来也不言语,只躲在背人处轻轻舔自己的伤口。何咪儿喜欢这只猫,看重的就是她这品性。现在,何二咪平白无故地就死了,皱着眉侧脸躺在院里,嘴里还叼着半条小鲫鱼。傻子也能断定这是有人往鱼身上涂了毒药。

何二咪的死暂时冲淡了表哥结婚带给何咪儿的刺激,因为她看见妈哭了,她知道妈也许不单是在哭猫,妈是在哭她们母女过日子的一些难处。

……

何咪儿被陆美霞说动了心,向冷饮店请了事假,和陆美霞一道乘坐闻主任的“公爵王”去了北京。临走时妈和马建军问她在北京这两天住哪里,是不是住大舅家,何咪儿说有陆美霞在还愁没地方住。妈说那陆美霞自己在北京还没个家呢,何咪儿说有间房、有张床还不够两个人住啊,再说不就两三天么。

去往北京的路上,闻主任——老闻亲自驾车,一边和坐在后排的两位女士说笑着。老闻并不太老,四十多岁,长得挺排场,方面大耳的,只是嘴唇黑紫,像是吸烟过度所致。老闻车技娴熟,在高速公路上一路不断超车,吓得何咪儿总是尖叫。老闻从后视镜里打量连连受着惊吓的何咪儿,问她是不是受不了这种速度,说只要她一声令下他立刻就会减速。说着还让陆美霞给何咪儿开一瓶矿泉水,说长途旅行得喝水。何咪儿咕咚咕咚大口喝着水,没过多长时间就想撒尿。那些年高速公路的服务设施还不配套,没有厕所。何咪儿憋着,终于憋不住,不得不叫老闻停车。老闻停了车,叫陆美霞陪何咪儿翻过护拦跑下公路护坡去尿。待到两人尿完回来,见老闻正靠在车旁望着坡下抽烟 ……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