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央的博客

就这样安静最好。

 
 
 

日志

 
 

阴天—公主—疼痛  

2010-02-25 00:13:24|  分类: 原创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阴天。

        和一位医生姐姐咨询了一下,关于囊肿的问题,她道是越早弄掉越好。我于是急匆匆穿衣起来。其时已经十点。

        ……

        公主今年五岁,属狗,我们一家没有属狗的,只这一只。有些脾性,我觉得和狗儿也相似,她会挑你脾气好的时候,和你闹将起来,挠你的腋窝,你就是吓她,也挠她,她依然咯咯笑着接着挠你痒痒,真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公主记忆力很好,我是一段时间才发现的,我们娘俩很有缘,我喜欢的歌通常她也喜欢,前一阵子,我超喜欢听欢子的,《心痛2009》,这家伙也记住了,早晨刚睁开眼,“咱们听零9吧。”我于是微笑着放上零九歌,歌词我还没记住,这家伙倒比我记得快,看她认真地哼唱,想不亲她,很难。

……

        公主很喜欢我给她读《卖火柴的小女孩》,每当读到小女孩蹲在墙角时,她会示意我停下,然后用稚嫩的甜甜的嗓音读着——“两只小脚冻得又红又肿。”这小家伙,你也不知道,在你反复地读的故事当中,她会突然把哪句记住,反正,永远是你想不到的句子,看她煞是认真的样子,想不亲她,真的很难。

……

        她是我的公主,在我妈妈的眼中,也许,我也是她的公主吧,总之,在家里,我几乎没做过饭,偶尔填个柴,摘个菜,也是屈指可数的时光,在这方面,公主做得,简直比我好多了,每天,公主必做几件事:

        一:饭前拿碗筷;

        二:饭后收碗筷,顺带把小桌子扶起;

        三:起来比我早时,通常会抱怨,“哪有起来这么晚的妈妈呢。”

        四:睡觉前提醒她姥姥,我妈妈,锁门。

        五:把炕上零散的衣服床单叠起来,放西边炕角。

……

        当然视每天不断变幻的日子而言,她会生发出六七八九来,譬如昨天下午四点,她踩着凳子,把外面我晾晒的衣服一件件收进屋子来,很重的毛线衣,她需要很费力地抱在胸前,幸被她姥姥救驾,否则后果很严重。

……

        以前她常常在我上了炕后,要牛奶或者喝水,我因此很严肃地对她说,事儿妈同志,您能否在俺上炕前提出这些要求呢?后来,她果然在我要脱鞋前提出这些要求了,因此得到了我很夸张的表扬,至此,这一项她贯彻得非常好。又有时,我帮她沏好豆奶后,她嫌我倒得水多了,她是喜欢八分满的,这可要了亲命了,小嘴一扯,还掉泪了,我登时火了,“我倒完你才说,早干哈去了,想倒水少点,提前说成不。”她哭得更大声了,我明白,小孩子就是喜欢耍性子,不过,我转过头没理她。一会,她兴许哭够了,很委屈地对我说,“妈,下回我早说。”那次后,她果然总是提前告诉我,“妈妈,你给我少倒点水呗?”商量的口吻很让人受用。

……

        每天早晨,我睁开眼后,眼角都会习惯性地流下眼泪,当然,绝非悲伤所致,一种生理现象吧,但每次,公主都会很认真地用她胖乎乎的小手为我揩去,然后很满意地笑一下。笑后,很宽容地伸出胳膊,伸到我脖子下面,搂着我睡觉,颇似一个母亲搂着自己的孩子,这时候,想不亲她,着实很难。

……

        以前我上班的时候,公主大部分时间跟着姥姥,但凡我教育她,她总仰着小脸,很倔强地说,“就不!”但,这一阶段,我们朝夕相处以来,我发现,其实,她非常明事理,你越是尊重她,她便越听你的话。把道理说清楚,她倒也不耍性子。比如今天。

        今天,我带她去卫生院,她的后脑勺生了个囊肿,有三年了吧,所幸并没有一直膨大,但始终是我心里的一个结,总想着什么时候弄掉,但又害怕得很,本身我就是很怕看到医生,因而耽搁了。今天,无论如何我下定决心,把那个结拿掉,我是这样和公主讲道理的:

         “一会妈妈带你去卫生院,我们把脑袋后面的小疙瘩除去,好吗?”

        “不去,疼。”

        “好,那就不去了,不过,我说个严肃的问题,如果不去,它会长成篮球那么大,那就太难看了,跑步都跑不了了,”我很夸张地把“了”拉得很长。

         “那咱们去吧。”

       我偷偷笑着,掉转车头,载着她朝卫生院驶去,路上,我又反复进行了前期说服工作:

        “医生叔叔碰到你的头的时候,一点都不能动,要不叔叔一生气,就不管你做了,那样,还会长成篮球那么大。”为了巩固成果,我又累赘一句,“叔叔给她做手术的时候,如果很疼,你动吗?”“不动!”“对喽,我们可坚强了,疼咱也不动,疼一会就好了。”

……

        趴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蹲下身子,把她的小手握在掌心,她的头上盖着一块干净的不知什么质地的正方形的东西,中间有个圆孔,露出了长有囊肿的地方,她的头稍稍有些侧着,我便隔了这方形的东西,给她讲七只小羊的故事,时常地钻到方形东西的下面,和她挤下眼睛,问她疼不疼,她就摇头,大夫告诉她,疼了就说疼,不疼就说不疼,头不要动哦,于是,我再问她疼不疼的时候,她说不疼,可能是手术的部位打了些麻药的缘故吧。

……

       “七只小羊,有六只都被灰太郎吃掉了,只有喜羊羊非常聪明,躲在了柜子里,黄昏的时候,羊妈妈回来了……”

       公主眯着眼睛,我以为她睡着了,“妈你接着讲,”哦,我于是显出毫无中断的样子,继续。

       我看到了她的头上的动作,手术刀切开了口子,在里面把囊肿与周围的组织隔开,一只刀牵起囊肿的一角,另一只刀小心翼翼地轻轻挑开连着的很薄的一层。

……

         “疼吗?”

          “不疼。”

           ……可是,我觉得,应该疼的。

           “妈,你还讲。”

            ……

      “羊妈妈让喜羊羊回家把剪刀、针和线取来,喜羊羊取来这些东西后,羊妈妈用剪刀把灰太郎的肚皮剪开,把里面的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慢羊羊,软绵绵、瘦羊羊都救了出来。(天晓得,我这些名字全部是杜撰)然后,羊妈妈让每只小羊搬来一块大石头,放进了灰太郎的肚子里,又缝上了,于是,羊妈妈领着小羊回家了。

       ……

       不过,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怀疑这故事,为什么羊妈妈不把灰太郎的肚子就那样放着呢,这绝对是个问题。

       ……

       大夫说,这个囊肿与里面的组织结合得比较紧,于是,手术正在延迟,里面缓缓地渗出血来,我害怕地低下了头。

      ……

       “灰太郎醒来后,觉得口渴,就去井边喝水,因为肚子里边的石头太重,它一不小心,就跌进了井里,再也上不来了。”

       ……

        灰太郎溺水了,可手术还没有结束。

       公主说疼的时候,又注射了一次麻药。一个直径大约一厘米的疙瘩已经呈现在眼前,分离得还算顺利,当这个东西在公主的头上附着了三年而终于被取出来的时候,我的腿已经蹲麻了,公主也已经趴了半小时,基本没怎么动……

        ……

        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天,阴得很,马上要下雨的样子,公主看上去很开心,因为我夸奖了她,说她很乖,很棒,非常勇敢,并且,吻了她。

        手术花费并不多,只一百元多点,回到村里,为了犒赏她的坚强,我说,妈妈给你买好吃的。

        进了超市,我说想吃什么随便拿,公主只拿了两袋酸酸乳,一袋虾条和一袋干脆面。我问,不买别的了?她很肯定地说,不买了。总共,只花了五元钱……我心思心思,比我小时,乖。这时候,想不亲她,的确很难。

        天黑的时候,下起了雨,在我看来,那雨是从杜甫的诗里飘出来的,带着温润的情意……

阴天—公主—疼痛  - 幽人 - 面朝大海阴天—公主—疼痛  - 幽人 - 面朝大海阴天—公主—疼痛  - 幽人 - 面朝大海阴天—公主—疼痛  - 幽人 - 面朝大海阴天—公主—疼痛  - 幽人 - 面朝大海阴天—公主—疼痛  - 幽人 - 面朝大海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