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央的博客

就这样安静最好。

 
 
 

日志

 
 

写给母亲(三八节的迟到祝福。)  

2010-03-09 10:59:02|  分类: 原创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母亲

总想写点文字给母亲,日忙夜碌,往往搁浅,今日,阳光甚好,捡起思绪,给母亲一份迟到的节日礼物。

                                                            写在开头

脑海里回想起上周的一件小事,那天下班回家,坐在电脑前,公主的喜羊羊正与灰太郎斗智,我呢,牌局正在紧要处,眼看胜利在望,这时,妈妈在旁边闪了一下,接着电脑屏幕一片漆黑。

刹时,我眉毛拧紧,随口喷出一句,“咋回事啊……”公主也跟着大呼小叫。

妈妈很紧张地解释,说是爸爸的剃须刀充电结束,你爸爸要呢。

接着,妈妈走出屋子,很生气地责怪爸爸,怪他非在屋里充电,外面不是也有插头吗?其声之厉,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我赶紧大呼,说,没事没事。其实不过是妈妈拔插头的时候,碰到了电脑的线路插头。

妈妈是不懂电脑的,我猜她一定觉得电脑出了大故障,而她是罪魁祸首。

等空气又恢复了自然流通,突然觉得很抱歉,不该吓到妈妈。又觉得,妈妈实在是宠着我,把爸爸当小孩子似地教训,心里不觉得五味杂陈。

往事也潮水般涌来……

……

爸爸与妈妈是经村人介绍认识的,那时候,爸爸是小学教师,在村里教样板戏,《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红灯记》之类,现在爸爸也还是喜欢哼上几段的。听上去,那时候的妈妈是仰慕着爸爸的,不过,以我的观点,后来的妈妈却并不怎样幸福,六七十年代,正是物质极度匮乏的时候,听妈妈说,在我小时,她总是三点钟就起来压碾,所谓的压碾就是在传统的石制碾子上,把粮食碾碎。那时候,家里八口人,祖父祖母,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爸妈和我。家里并没有劳动的驴子之类,那么多可以做粥做馍的粮食,全是母亲,一步一步,一圈一圈,周而复始地,在碾子边劳动而得。而终于碾完,据妈妈说,天早已大亮,一身汗水地回到家,几个孩子在炕上饿得都已经大哭大闹,而爸爸,已不知去谁家蹭饭吃去了……

2010年3月9日 - 幽人 - 任尔来去。2010年3月9日 - 幽人 - 任尔来去。

……

以前妈妈特爱讲我小时候的趣事,当然在外人看来未必有趣。那次,她去城里作结扎,当时,刚刚普及计划生育,因为我是超生,还被罚了六百分,那时候,在生产队劳动一天,好像就几个工分吧。

大约半个月后,妈妈回来了,那一天,我倚在门框,三四岁的样子,妈妈说,我几乎不认识她似的,也不叫妈妈。中午蒸的红薯,饭毕,妈妈收拾碗筷,我怯怯地说,我还没吃饱呢。于是,妈妈笑着,又给我拿了一个大大的红薯。我不知道,妈妈何以对这件事记忆犹新,莫非,我那时的神情定是很有趣,或是三岁孩子说出的话让她很讶异?一上午没与她说话,说出的话竟是没有吃饱的话?总之,我终归没有细问她缘由。

依稀记得,那时的爸爸和家族里所有的男人一样,好赌,其时,爸爸已经不再是教师,干了将近二十年,因为某些原因而终于不干了,转而做些老是赔钱的小买卖。妈妈便常常派我跟着爸爸,凡遇到他打牌,便回来报告,这样导致家庭也常烽烟四起,妈妈又好织布,传统的织机一摆,梭子便鱼儿似地来回穿梭。爸爸一生气,便挑出妈妈的不是,说她不务正业,就知道织织织,而妈妈织的布,很多在别人家嫁姑娘或娶媳妇的时候,给了别人,没有太多钱的人家大抵如此。而爸爸,就常常以莫须有的罪名,用剪刀剪断妈妈已经纺好的线……

家里一穷,便穷了三十年,直到现在,也还有着爸爸早年欠下的债,而作为穷苦人家的女人,妈妈,何止是奉献了青春?!

……

我是喜欢过年的,和伙伴们四处捡着燃剩的爆竹自是有趣,最让我激动地,莫过于,穿上妈妈给我买的新衣服。逢这时候,妈妈往往兴奋地把我领到西屋,告诉我,这件红毛衫,是专门给你买的,哥哥姐姐是没有的,我于是兴奋地套上。大了才知道,那些过年时候的新衣服,大多是,妈妈借钱买给我的……

……

妈妈,喜欢听评剧,新凤霞的《花为媒》《刘巧儿》,赵立蓉的《杨三姐告状》,以至《秦香莲》之类,在我小学时,屋子里那台老旧的哥哥执意要买的录音机里,是经常放着的。甚至于,对于戏词,全套的,我也能唱下来,也许因为这,我非常喜欢唱歌,也因此当了八九年的文艺委员。对音乐,一直情有独衷。

记忆里,入冬的时候,妈妈开始拆洗被里、被面。然后给被子重新絮棉花,阳光泻了满屋,被子铺了满炕,我栖于一隅,嘴里哼着戏词,“巧儿我自幼儿许配赵家……”数学作业写完了,开始写语文,这次换了《花为媒》,“春季里风吹万物生,花红叶绿,好心情…”这时候,妈妈往往也上了瘾,也跟着唱上小半天的。

那些日子,在我的记忆里,都已沉淀成了诗,摘下一句,字字都能映出妈妈的浅笑。

……

小时候的夏天,雨水似乎特别多,响晴的天,往往几个雷,大雨便倾盆而至,雨后,我们几个小伙伴,便去巷子西边的横街上玩水去,那水哗哗地顺脚滑过,好不惬意。我有时惊异,为何小时候的天,那么蓝,阳光那么明媚,甚至于蛙鸣,蝉噪都是别样的声响,总觉得和今日不同。

那天,和妈妈去地里锄草,大热的天,一会,忽然觉得凉爽了,起了风,抬头一看,一大片乌云已经在酝酿。还是妈妈果断,拉起我的手,便回赶,坡儿又高又陡,但回家的路只这一条,上到半山腰,雨柱已倾泻而下,砸得我喘不上气来,妈妈左手紧紧拽着我的胳膊,右手把衣服的一角掀起,盖在我的头上,我算是勉强可以呼吸了。那一场狂奔,似乎比跑三千米还要累,几乎没有动的力气了。好不容易到了山顶,要走下坡路了,雨竟停了。妈妈一古脑儿瘫在地上,狂喘不止……

……

妈妈,我觉得,是一直以我为豪的,从小她就喜欢夸我爱干净,六七岁时,我便开始自己洗衣服,收拾屋子了,有时一收拾起来,简直不亚于过小年时扫房的规模,破烂物什,我往往以自己的审美,拾起就往外扔,甚至于衣橱,我也不嫌费力地置于户外,于是,妈妈常常跟在我屁股后面往里捡。

对于我的学习,妈妈从没管过,但若干年后,我的一位小学老师说,妈妈常常向她打听我的成绩,老师的话倒一率都是,“这孩子不用操心!”但很可惜,中考前,我给一位至友补课,略略耽误了学习,加之体育差,体育加试较别人少得了二十分,结果分数低于一中的分数线8分。妈妈四处借钱、托人,花了五千元,把我送进了一中——那个门前有着梧桐树的,我向往的高中。

妈妈常常说,她上学没上够,家里姊妹多,虽然姥爷是大队书记,但他是宁可把谷种分给社员以度灾荒,也不会拿家来一粒的。总之,妈妈只上到二年级,只上了两年学的妈妈,还曾经在村里代过课,可见,她学习是很好的。只读过两年书的妈妈,常常梦见上学,所以,她是那么渴望,我一直上学,一直上。我也真的渴望一直上学,一直。但仍是因为家穷的缘故,后来的大学毕业后,没能再继续。这便成了我一直的痛。

但我对于母亲的感谢,不能言,说不得,五千元,不是一个小数目,高中时,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只是七十五元,常常是吃不饱的,五千元,确实不是小数目。但妈妈为了我,借了……

对于母亲,我常常是感到抱歉的。高考前,被一个男孩子苦苦地追求,我因此,高考成绩不甚理想,班里的第五名竟然刚刚够本科线,我想复读,可命运没给我机会。但我又是知足的。只不过,站在母亲面前,我更多的是躲闪的眼神。初恋的苦楚,不善言辞的尴尬,百千滋味,岂能言尽!

大学毕业后一年,我认识了公主的爸爸,家里是强烈反对的,我因此常常以不吃饭相胁,中午,我常常一个人,狠命地投着蓝球,眼泪汩汩地流下。后来母亲终于撑不住,那个下午,她站在路边,等着我,风把她的头发吹得很乱。我下车来,不说话,母亲的眼泪断了线似的,“……妈不管了,你愿意就愿意吧……”

我一时,竟泪如雨下……

现在,我常常想,为什么年轻时,总不懂父母的心?如果父母一开始就同意,是不是自己就不会那么逆反呢?

总之,那之后,母亲颈上生了一个结,为了省钱,找的熟人,在家里做的手术,那天,我和他牵着手,进屋,母亲赫然躺在炕下临时设的木板上,身上披着和大夫穿着的一样颜色的布,她的眼神里不再有忧伤,那一片空白,是我当时所读不懂的。那个场景,我一直忘不了,就那么深深地刻在脑海……

……

而今,我结束了疲惫的婚姻生活。回首来路,自己的苦痛,倒不屑说了,倒是母亲,始终默默地站在我身后,她的苍凉,我何曾体会过半点!

……

我终于不再像以往,总是叽喳着往外跑,下班了,我便急匆匆地回家,因为,我知道,妈妈在等我,她在等她的公主回来。我还知道,家里的桌子上,一定已经摆了饭菜,而我却一定是先坐在电脑前,打开QQ或博客,被妈妈催了又催,才挪到桌旁,风卷残云般填了肚子,又火速投入到牌局中了,而妈妈,总是安静地收拾碗筷,问我早上炒米饭可好?……

……

阳光,是这么好!但我知道,有一种东西比阳光还要温暖,那便是,我挚爱的母亲所给与我的,绵长的爱!这一生,有母亲陪我,宠我,纵有苦痛,又有何说?

……

……

谨以此文,献给母亲,希望母亲节日快乐!也希望天下所有的儿女,勿忘亲恩!!!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