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央的博客

就这样安静最好。

 
 
 

日志

 
 

黯然销魂清明日   

2010-04-05 15:19:03|  分类: 原创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黯然销魂清明日   - 幽人 - 只影吊闲月黯然销魂清明日   - 幽人 - 只影吊闲月黯然销魂清明日   - 幽人 - 只影吊闲月

 早晨,我还睡得朦胧,就听见门外忙乱的声音,那是妈妈和爸爸在准备祭扫的东西,一会,哥哥的声音也在外面响起,作为家里的男丁,近几年的清明都是他去家族的墓地去。

  我和公主依然躺在被窝里,但我的心似乎飘到了旷野,感受到了人们心上的悲戚。

  相对于其它民族传统节日,我觉得,清明倒还保留着那份本真和淳朴,其它节日倒都被西方的洋节日挤在夹缝里了。

 因为是女子的缘故,我对扫墓的记忆很淡漠,这样的日子,倒真愿去爷爷奶奶姥爷舅舅的坟前添抔土,聊尽晚辈的追思,可是,竟不能。心情便愈发沉静起来,想起了生命当中的过往。那些失掉了的人和记忆,慢慢在脑海中浮现。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做梦还常梦到奶奶踮着小脚从山下走来,也常梦到姥爷坐在坑头给我们讲鬼故事,爷爷去世已二十年了,虽然总觉得他之于我很是吝啬,但此时,却极想他老人家依然健在,享受儿孙绕膝之乐。这些老人中,只有姥姥还陪着我们,但她耳朵极聋,我们需在她耳边大声嚷着,她方能听见只字片语,但她很喜欢和谁说话,不管你有没有在听,每次在我家住上一个月的时候,她是从睁开眼便说话,一直说到睡着的,只要旁边有人,她会一直说个不停,也许你以为她在自言自语,那就错了,她说的家长里短,竟都是新近发生在亲友身上的趣事逸闻,虽然你不搭话,她也一样说个不眠不休。这时候,我常常假意听上一阵,然后微笑着走开。因为我向来不喜聊这些家常事。但看她那样投入且像孩童一样把自己说得都笑了的地步,我也就忍俊不禁了。但,想想,竟很长日子没去看姥姥了……

 与漫长悠远的宇宙相比,人,实在是渺小的,但每每读到苏子的话,心又释然——“客亦知夫水与月乎? 逝者如斯, 而未尝往也; 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 而天地曾不能一瞬; 自其不变者而观之, 则物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 且夫天地之间, 物各有主。 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 惟江上之清风, 与山间之明月, 耳得之而为声, 目遇之而成色。 取之无禁, 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是啊,世代的人们,无不是这样,哭着来到人世,哭着送走离开的人,哭自己境遇的惨淡、生命与生命的朝合暮离,也许,只有老之将至,才会将人生看透,反露出浅淡的笑来。此时,携风顾月,自得其乐,所有失意与怅惘,莫与人尽说……

  外面,天阴了,想来要应了“清明时节雨纷纷”的景了。

  仁慈的雨啊,快点泼撒下来吧,和我们一同祭悼那些逝去的亲人、朋友,让天地在冥思中肃穆、安详!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