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央的博客

就这样安静最好。

 
 
 

日志

 
 

引用 诗经往事——人家都在你不在  

2010-04-08 14:33:59|  分类: 他山之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灰菜诗经往事——人家都在你不在

《郑风·出其东门》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虽则如荼,匪我思且。缟衣茹藘,聊可与娱。

2008年8月,我在大同,见到了作家曹乃谦。却不是为了切磋文学,而是,我听说,他擅长并乐于演唱被称作要饭调的山西民歌,那趟山西之旅,我把听他的演唱,当成第一目的。

在大同一家饭店的包厢里,我见到了他,老头挺帅,一双眼睛甚是有神,笑起来很狡黠,不笑也狡黠,坐下来他就开始说笑话,好像除了笑话,他就不会说别的话,看得出,这是一个深谙世故并以此为荣的人。

他还喜欢歌唱。

开席的酒喝罢,众人略一撺掇,他便握着酒杯,站了起来。他目光里一直保持的戏谑之意忽而收敛,望向虚空的眼神离我们很远,而他的歌声更如在无人之地,仿佛是寒夜的旷野上,一个人悲怆地呼喊:

山在水在石头在,人家都在你不在。刮起个东风水流西,看见人家想起你。

然后他坐下,仍然是寒暄,觥筹交错,晃动的人影,虚实相间的恭维,浮在空气中的,是看得见的烟雾和看不见的尘埃,我的心却在这一切之上,细致地感受着这首歌在我心中制造的那种震动。

纵然山在水在人家都在,可是,你不在。当你不在,这所有的“在”都失去了意义,偌大的这个世界,我只有孤孤单单的自己。

爱,能让最喧哗的场合变得冷清,让人山人海变成无人之地,《诗经》里的《叔于田》,意思与此相似:

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于狩,巷无饮酒。岂无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适野,巷无服马。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古人这样排行,老大为伯,老二为仲,老三为叔,老四为季,“叔于田”的“叔”,可以翻译成三哥哥。三哥哥出门打猎去了,我感觉整条巷子都空了,难道巷子里没有别的人吗?当然有啊,但哪像三哥哥那样英俊又厚道呢?

这个三哥哥真有这么好吗?很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女孩子的痴情令人感动,但“美与仁”仍是世间通行的规则,她爱他,是有道理的。相形之下,我更心折于《郑风·出其东门》中,那没道理的爱情。

诗中的东门,在今河南新郑县,该县西北为河流流经之地,东门成了人们游乐聚会的场所。想象那是一个明媚的春日,刚升起的太阳蒸腾出丝丝缕缕的雾气,集市上熙熙攘攘,一个年轻人打这人群中走过,身边不时有花枝招展的女郎结伴而行,他对这一切却熟视无睹:“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那么多美丽的女子,都不是我思念的那一个,只有淡色衣衫的你,能让我有发自内心地喜悦。这般斩钉截铁,一如“这世上原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这一种”,歌者坚定地相信着自己的爱,不会为任何际遇更改。

人活在世间,常常是不自由的,爱情貌似是比较自我的东西,亦受许多东西牵制,俗一点讲,是金钱地位。女明星梁洛施发布她的择偶条件,居然是黑的矮的胖的年纪大的,明眼人一看便知,她说的就是李泽楷。可是,若她遇到一个白的高的瘦的年纪轻的,只要像李泽楷那么有钱,她可能又是另一套标准了。相形之下,倒是张爱玲的《心经》里,那个段绫卿更实在,她说,在一定的范围内,我是人尽可夫的。这个范围,自然跟金钱有关,至于高矮胖瘦,都不是不可以啊。

就是高洁一些的,以相貌性格才华为条件的,岂不也是受到世间的价值观的牵制?总有更美更有才性格更好的,若是以此取舍抉择,那么,手中的爱,就永远处于一种临时状态,时刻等待着被刷新,被出局。

我友许可,是个因为诚实而不免尖刻的人,她认为,每个人都是理性的逐利之徒,某男也许真的很喜欢某女,可是,若是章子怡对他感兴趣,他没准就会去追章子怡,就算盘算了一下觉得不合算,心里也会蠢动一把。

这话极端了一点,但也实实在在地道出大部分“爱情”的实质:不管所提的条件是什么,终究都是一种权衡。在这种权衡下,被爱者固然很郁闷,爱者其实也挺无趣,他(她)的感情,要由际遇来定,都是命运棋盘上的棋子,自以为不同寻常的爱,说到底,也是层层条件累积的结果,趋近于物理反应而非化学反应。

而爱情的最高境界,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感觉,如密码配对,如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我的这把钥匙,只能开你的锁。“虽则如云,匪我思存”,没有“更好”与备份,只能是你,“非如此不可”。

“非如此不可”,是贝多芬作品中的一个主题。托马斯用它来形容爱情。在他交往过的女人中,来自乡间的女孩特丽莎肯定不是最漂亮最有才的一个,要说跟他心意相通,还赶不上他比较固定的情人萨宾娜。但是,没办法,他可以跟很多女人上床,却只能在她身边入睡,她生病的时候,他守在她身边,感觉她像一个睡在顺水漂过来的篮子里的婴孩,弱小堪怜。他自己都无法解释这份爱意的由来,正是这份懵懂含混,使他无法破译,无法突破,也就非如此不可。特丽莎成了他生命中无法取代的唯一。尽管如此,托马斯仍然不能说是完全自由的,假如托马斯不去那个小镇,假如特丽莎不是正好当值,假如 假如那六个偶然不成立,他们没有互相遇见,他们不一定不会爱上别的人。

这是过度追求“非如此不可”的人的困境。有个说法是上帝把一个苹果一剖两半,抛进世间,爱人是我们的那另外半个苹果,但是,你并没有机会把所有的苹果都试一遍,看看谁跟你严丝合缝。

“苹果说”是一个极致,作为不可企及的理想而存在,而我们,只能尽可能地逼近它,撇开红尘扰扰,撇开世故人心,在喧哗的集市上,在无人的旷野中,在时空的每一个点上,对对方也对自己说:“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