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央的博客

就这样安静最好。

 
 
 

日志

 
 

  

2010-07-15 18:45:38|  分类: 原创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 - 幽人 - 眺望。彼岸。
那么猝不及防地,得到了二姐夫去世的消息,脑子登时一片空白……
昨天去吊唁,那个曾经熟悉的人儿,彼时安静地躺在屋角,我寂然垂立,妈妈、大姐、哥哥和嫂子在我的旁边,已然泪流不止,只我呆呆地,心里似压了很重的石头,喘不上气来……
二姐夫今年才37岁,住在邻村,身体一直不好,去年的一次感冒,延误治疗,以致得了胸膜炎,后来便干不了重活了,家里的农活总是姐姐操持,但也想不到,这病竟来得这样急,前天上班时呼吸急促去了医院,没想到,这一次竟是永别……
依稀记得半个月前的最后一面,他督促我要催促他二哥还房款,因为我曾为其担保买房,所以二姐夫一直担心,虽然是他的亲哥哥,但他还是一直嗔怪我没有和他商量,我虽然并不在乎什么,甚至暗笑他的小气,但当这个鲜活的生命骤然在眼前消失,曾经与他相关的影像便一遍遍在脑海中闪过……
今天的雨好大啊,入殓的时候,亲人们的哭声突然响起来,雨也得了感应似的,啪啪地砸在地上,我看到了二姐苍白的脸,听到了她略带沙哑的号啕,曾经,从小到大,很多亲人的离逝都不曾让我掉下眼泪,但此时,我竟控制不住地抽噎,女儿仰起小脸狐疑地瞅着我,以她那样的年龄并不真的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抚着她的头,抚摸她仰起的脸,眼泪愈发汹涌……
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愿二姐夫一路走好,希望他在天国再也感觉不到病痛的折磨,脑子里不停地闪过二姐夫的嫂子的话,“前一周他跟他哥哥说,小解的时候便血,没敢跟媳妇说,更不会跟儿子说,怕他们上火”。我不知道,二姐夫是怎样忍着肉体的痛楚,强颜欢笑瞒过二姐的,只觉得了一个三十七岁的生命的脆弱。二姐的儿子今年中考考了年级的第一名,我本是个波澜不惊的人,但当我从同事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还兀自跳个不住,忍不住赶紧把消息告诉了二姐和哥哥,而现在,二姐夫就这样匆匆地走了,还没有亲自送他的儿子去最好的高中上学,这难道不是个遗憾吗……而他还会错过多少类似的欢乐呢。
下午五点半。
雨终于小了,只零星地飘落几滴,纸糊的车马在中间缓行,前面一行人高举着纸灯,我随在人群后面,三四十人向村西蜿蜒的山路而去,脚下是哗哗流下的雨水,两边水气氤氲的庄稼和果树,山路上升,吹鼓手停下来,不解世事与已无关地样子,吹奏着熟稔的调子,灯和车马被点燃,燃起后的灰升腾得老高,熊熊的火苗,飘落的雨丝,灰暗的天空,正在说笑的无关他痛痒的男人们,刺得我心里很痛……
回来的路上,我依然跟在人群的后面,在岔路拐到了自己家,我不想看到吃饭时很快就会忘却伤痛的某些人们的脸,当然,人有悲欢离合,谁在死神面前都不能说半个不字,但我犹愿,这一切,不是真的……
二姐,也一个人了……但愿她以后可以过得好,但愿吧!
二姐夫,一路走好!
悼 - 幽人 - 眺望。彼岸。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