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央的博客

就这样安静最好。

 
 
 

日志

 
 

追问,问出文本深意《石壕吏》《变色龙》  

2011-10-10 10:10:13|  分类: 教学相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自: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233021&PostID=9795305

课例一: 在一次省级观摩课上,一教师执教《石壕吏》时,有这样一环节:
   师:“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中“幽咽”是什么意思?
   生:压抑的哭,哽咽。
  师:为什么不敢大声哭?谁在哭?为什么?
  生:不敢大声哭是因为官吏的粗暴。
   生:儿媳妇在哭。丈夫战死、婆婆又被捉,儿媳忍不住地哭。
   生:老头子在哭。偷偷回到家的老头子,看到老伴已经被抓走,想想将来的生死也不可知,忍不住为老伴的命运为全家的遭遇而哭。
   生:老妇人在哭。想到连自己这样一个年迈体衰的老太太官吏也不放过,想到家人,老妇人也不能不哭。
   生:小孙子在哭。
   生:不可能是小孙子在哭,小孙子哭不可能是“幽咽”,还在吃奶的小孩,他还不知道压抑自己的声音。
   生:也可能是。可能是小孙子哭得久了,声音已经很微弱了。
  师:还有可能谁在哭?(生沉默,老师追问启发)在这个事件中,就这一个抓人的官吏吗?官吏抓人就抓这一家吗?
  生:还有可能是其他人家的大人孩子在哭。因为,在安史之乱中,遭难的应该不仅仅是老太太一家。
   生:我认为诗人也在哭。杜甫目睹这一切又无能为力,诗人的心在因百姓的痛苦而幽咽。
  师:为平定安史之乱,朝廷四处抽丁补充兵力,给老百姓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老妇人一家只是一个代表——三男应征,两儿战死,家人食不裹腹,衣不蔽体,昼夜难安。最终老妇自请应役,一方面是老妇为保老翁、儿媳,迫于无奈,一方面从官吏连老人也抓,可见当时壮丁已抓尽,家家户户“室中更无人”。而此夜,官府依然蛮横抓人,再次遭难的又何止老妇一家?因此,此处的“泣幽咽”不仅是儿媳为丈夫出征、婆婆被抓而低声哭泣,还有千千万万个失去丈夫、失去婆婆公公的儿媳,失去儿子、失去媳妇的老人,失去父母、失去爷爷奶奶的孩子在低声哭泣……
  诗人一路走来,他看到了太多苦难。正如那个同学所说:诗人的心也忍不住为这一家人,为战争中遭难的千家万户、为广大的苦难的百姓而哭泣。
   课例二:山东济宁师专附中朱则光老师执教《芦花荡》时有这样一个教学片断:
   师:老头子的“过于自信和自尊”集中体现在第55-63段“复仇”这件事上。课文是用第三人称写的,你能不能改成第一人称,用以下两种方式改写:一,二菱向大菱转述;二,老头子向其他同志转述。
   (同学自主准备,“二菱”组讲述)
   师:(针对讲述中忽视的细节,现场采访)当你看到“日本人的水式真不错”的时候,你心里怎样想?
   “二菱”:我很紧张,日本鬼子可不是旱鸭子,万一老爷爷失手,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要不要去叫部队?
   师:真是一个善良、懂事的好孩子!“他狠狠地敲打,向着苇塘望了一眼”,你估计他想看到什么?
   “二菱”:他想看到我是不是在看他,又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他。
   师:真是一个“过于自信和自尊”的老头子!会不会还有其他的想法呢?
   (“老头子”组讲述。教师相机采访。)
   师:当你知道“日本人的水式真不错”的时候,你心里怎样想?
   “老头子”:我很高兴!我在水上混了几十年了,今天可找着对手了!
   师:看来二菱是多虑了!你“狠狠地敲打,向着苇塘望了一眼”,你想看到什么?
   “老头子”:我还想看到大菱,因为我的缘故,使她受了伤。
   师:我们再往深处想,往远处想,他还能想到什么?
   生1:他还想看到苇塘里的队伍,在怎样的欣赏他。
   师:再往深处想!
   生2:他还想看到白洋淀的人民,家乡正在倍受日本人的欺凌,现在他终于扬眉吐气了!
   师:是呀!老头子想看到二菱,想看到大菱,想看到队伍,想看到白洋淀的人民,想看到河北人民,想看到所有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中华儿女!你们的苦,你们的痛,你们的屈辱,你们的仇恨,今天我一齐报了!(齐读62段)
   我们看,课例一,教师先是用“谁在哭”的问题进行追问,引导学生以自己的心灵触角去体验另一个陌生的心灵世界,将战争给每个家庭及家庭中每个成员带来的痛苦和不幸给揣摩了出来;然后用“还有可能谁在哭”追问,将“哭声”存在的社会背景、社会根源给追问了出来。执教者从一个微不足道的词语“幽咽”入手,就对准了隐藏在作品中的缝隙,感悟到了文本空白处的意义,追问出了文章所反映的社会现实,问出了伟大诗人杜甫的悲悯情怀,进入了言语所构建的灵魂世界。
  课例二,执教者抓住老头子“向着苇塘望了一眼”一句,“用可能望见了什么”追问,引导学生运用自己的体验和想像填补文本,揣摩老头子“望”的丰富内涵和心理背景,对文本进行深入开掘。在逐层深入的开掘中,一个倔强的有血有肉的有爱有恨的丰满的英雄形象就矗立在了美丽的白洋淀上。
  两个课例,同一方法,都在追问。前者着眼于诗歌意蕴的深刻,后者着眼于小说人物的丰满。二者都在追问中使学生的思维往深处发展,使学生对文本的认识升到一个新高度,使课堂达到一个新境界。这让我自然地想到于漪老师的课堂。
   在于漪老师的课堂上,学生发表观点后,她经常这样问:“何以见之?”听到这句话,学生便会重新潜入文本,引用课文作为依据来思考。陈金明教授认为,这一句简洁有力而又指向明了的“口头禅”,应 “成为教师的常备武器” 。
   当学生的回答还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时,当学生的理解还仅仅浮于文本的表层时,我们追问一句“何以见之”,让学生重新潜入文本,思考为什么这样;当学生的认识只局限于一点时,我们追问“还有什么”“还可能有什么”,让学生的思路豁然开朗,由点及面,由浅入深。在追问中,学生的思维角度不断变化,思路不断开阔,如师生共同徐徐展开一幅画卷,画面之美妙,尽在不同的点评鉴赏中慢慢领略;在追问中,学生思维的触角不断深入文本,感知愈来愈敏锐、丰富。对问题的理解,又如层层剥笋,那包裹在内层深处的细嫩的“笋芽”,在不断追问中展现其光华,让我们惊喜赞叹,欲罢不能。
   也是在一次省级观摩课《变色龙》课堂教学现场。课已接近尾声,教师请学生总结评价人物奥楚蔑洛夫时,出现了这样一个“意外”:
   生:见风使舵
   生:趋炎附势
   生:媚上欺下
   生:我倒觉得奥楚蔑洛夫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因为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强,能说会道,能根据情况随时变化自己的态度,而且变得自然,说得也很巧妙。
   师:这个同学能对文章做出个性化的解读,有自己的看法,这很好!契诃夫对奥楚蔑洛夫什么态度?
   生:讽刺、挖苦。
   师:我们还得尊重作者的原意。
   这个“旁逸斜出”的发言,显然出乎教师的意外,学生可能是真的这样认为,也有可能是刁难老师。我们能看得出,教师没有判断出这个意外的细节中蕴含的极丰富的教学资源,没有去引导学生,而是在转移学生的注意,将学生的认识生硬的统一到作者的意愿上来。执教老师如此处理,甚是遗憾。这是一个既可以展示教师教学机智又可以展示学生精彩的绝好机会,更是一个引导学生对小说的人物形象及主题深入探究理解的有利时机。
  如果我们面对学生认识的偏差,能用追问的方法去引导学生,可能会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时,问出“柳暗花明”来。参考处理方案如下:
  师:他这样“聪明”的“变来变去”的目的是什么?
  生:他不敢得罪将军,而且他想借机巴结将军。
  师:是啊,奥楚蔑洛夫之所以几次“变色”,是因为他不敢得罪权贵,哪怕仅仅是权贵家的一条狗。这样的一个小官僚,面对一般群众时,他往往会摆出一副官架子,拿腔作调、作威作福。而面对权贵时,却是一副奴颜婢膝的样子。
  师:他为什么这样做?
  生:……
  师:或者为了生存,或者为了升迁,他不得不丧失人格和尊严,用这样的“聪明”来换取生存空间。同学们,这样的“聪明”是一种什么样的聪明?值不值得我们欣赏?
  生:……
  师:是呀。奥楚奥楚蔑洛夫愈是“聪明”,我们愈是看到了他的丑陋、滑稽。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不惜丧失处世的原则的聪明不仅不应欣赏,而且应该受到批判。
  这样的人物虽然可笑可恨,但作者批判的锋芒其实更多的是指向孕育这种奴性人格的土壤——当时腐朽专制的黑暗社会。如果我们把这种可笑可憎的媚上欺下、见风使舵看作是一种聪明,一种能力,那么不仅曲解了作者的原意,而且我们自己对待社会、对待人生的是非观念和价值取向也值得拷问。
  教师如果这样追问,我想学生对作品的认识理解将是另一个层面。
  追问不仅是一种教学技巧,更是一种教学意识、教学底气。首先教师只有确立根深蒂固的学生立场和现场意识,才会关注学情,随时捕捉学生认识的模糊点肤浅处,即时向思维的深处追问引申。其次教师就这一学习内容的学识准备在宽度和深度上只有若干倍于学生,才能准确迅速的贴近学生的思维层次,找准“追问”的切入点,引领学生对文本内在的肌理与韵味做出深入探究!因此课堂上的追问就是以教师的智慧和视野优势为基础,对学生思维效果的深化和补充,它是课堂上的及时调控,是教师话语权的有效施用,它能将学生对文本的理解问到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