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央的博客

就这样安静最好。

 
 
 

日志

 
 

无题  

2013-10-27 21:53:09|  分类: 原创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题 - 木央 -

 

今天中午回娘家,转弯过来,道边卖午饭的阿姨在忙乎,旁边的小儿子斜在阳光里,七八岁的样子,右手由下而上抚着黄狗的鼻子,那动作很轻柔,使得颇为好看的黄狗眯着眼在秋风里享受着。这幅画面便镶在了脑海中。

午饭后,在娘家的阳台上,坐个小板凳,脚搭在台阶上,猫儿在我小腿的空隙间绕来绕去地低吟,忽而看到了门口核桃树下的麻雀,它极谨慎地挪移,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叫女儿来看,猫要抓小雀了,女儿也便一步步极小心地跟在猫后面,我提醒她,这样是会把麻雀吓走的,果然,没走几步,麻雀忽地飞了,猫儿显然没料到,止步望了望,倒也没有失望似的,转身便去廊檐下塑料布的凹凼里喝起水来,小舌头一下一下的,想来一下子喝不了多少水,所以喝了老长一段时间,这段画面也便帧于脑海中。

我不知为何会喜欢生活中这样静静的画面,简单纯粹,似没有主题,没有内涵,但看到了便会漾起笑。

后来听到敲门声,妈妈还在吃饭,我便去后院开门,门外的台阶凉凉的,五级,赫然见一位大妈用手扒着台阶爬了上来,拐杖早早地先放在最高一级台阶上了,我立刻想到要扶,大妈却摇着头,竟是一级级地攀爬上来,像是骤然间由一老妪蜕为哺乳期的孩童。

终于扶着墙站起,说,你是三儿吧,我说是。快叫你妈过来,我说好。

妈妈扶着这位大妈进了屋,我道是何事,原来是叫俺爸帮她扎个条帚,我去后院把她靠在墙边的高粱穗子杆拿进来,她说清楚是要几个刷锅的,要几个扫炕的,要几个扫地的,我一一记下,其实我老爸倒不是专业扎条帚的,算是业余爱好吧,有时闲了扎几个到集市上去卖,十几元一个,倒也是一个进项。但现在上了班,便就搁手了,这大妈一来,我妈是不想揽下这活计的,因爸爸回家晚,一天也累得慌,但这位大妈八十三了,走这么远的路,着实不易,妈妈便答应了,可这大妈非要给妈妈十元钱,俺母女俩好说歹说,拒绝了七八次,她这才罢手。

这样,大妈便坐在炕上闲聊起来,农村的老人聊得最多的往往是自己的子女,话说她只有一个儿子,和儿媳妇搬到新房住,老人只一个人住在老房,做饭竟是亲为,每当老人实在不舒服,去蹭饭,不仅儿媳不闻不问,连她的儿子亦是爱理不理。我听后,先是气愤,后来竟只剩皱眉而已,为嘛呢,因为这点子事我算是见得多了。早先我家南对门的大妈,九十来岁,两个儿子因老爷子去世分家产,老二认为那个衣柜该给他而给了老大,所以拒绝赡养老人,老大便也来推诿,末了,老人住在一间久弃的别人家的房子里,有时从邻居家偷抱来一捆玉米秧起火,经常在我家过,妈妈正吃饭时,会把包子烙饼之类的让她老人家吃饱。今天又听到类似的事便似见怪不怪了。

我想起我家先生的姥姥,九十多岁了,去年已逝,生前住在婆婆屋,有时阳光好,我会请老人家出来晒太阳,聊聊天,我问她出嫁时要多少财礼,问她出嫁时坐的嘛车,老人家总会幽默地扯得老远,我一时听不够,总想再多聊会,可是她坐着一会便累,总要躺在屋子里才好,我便只遗憾地读小说去了。想起老人在世时的种种,竟是非常想念。又想起我的亲姥姥,她老人家今年九十多了,还能从六里外的村子迈着裹了布的小脚踮踮地来到妈妈的村子来看她,甚至替妈妈收拾屋子,便觉得特别好,她也是多少年来地被妗子欺负而敢怒不敢言。

唉,这些老人啊。

所以,我的目光常常停留在一只猫或者一只狗上,我觉得这些画面往往透着和谐,远比人类的世界更美,但我毕竟要常常活在人的世界当中,我当然希望,人类的活动会更美,但,也只是希望罢。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