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央的博客

就这样安静最好。

 
 
 

日志

 
 

李商隐—— 关于爱的不守恒  

2015-05-08 04:51:42|  分类: 教学相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商隐——  关于爱的不守恒

                                

                             (一)

                               

在有限的文字涉猎中,总不能绕开李商隐。

如今的文字,已经排列不了那样令人荡气回肠的场面;如今人的性子也演译不了那样细腻柔软的缠绵;如今的男女已经看不懂那样情牵魂绕的伫立和回眸。如今的心啊,壁厚。

而我可以跟许多人说晏氏父子,说李杜,说韩柳,说李煜,甚至说孔孟,却不能说李商隐!

他太专情,太深情,太恋情,也太会传情,不能轻易说他,一说就痴,就软,就沉缅难拔!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该是我记忆中曾经读得最为黯然心碎的文字之一吧。五十弦的锦瑟上跳跃过多少思念的音符,指尖流淌过多少不为外人道的心音,眉间凝聚过多少朵伤感的黛云,无言的痛在一弦一拄中消融的华年,已记不清从哪一轮月升开始。或许记得庄生的梦中蝴蝶,或许曾经也在悲恸中如滴血的杜鹃,声声哀鸣,丝丝入扣地牵扯着你的心,但抬头望月,你终是散去。那沧海出浴的明月,泪光滢滢,你已潇洒地疏忽了;你留下的蓝田玉啊,还有你温婉的热息,如烟如雾的暖气浸透我五十年的追忆。可是,此情只可待来生,只缘当时已惘然。

 有一种情会令人铭记一生,有一种伤会终生有痛却无恨!就如这永远也歇不了手的锦瑟!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是属于千万遍阳关唱彻的绝响:昨夜星辰昨夜风!或许会忘掉你的红袖丝巾,忘了你如水的软语,也忘了你低首的喟叹,却记得你我并肩仰头,记得那夜的星空,记得牛郎织女的辉映,启明星的含笑盈盈,夜凉如水的风中,我们的气息温香如春。以至于千年后有那样的一首歌流传着: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坠落,消失在遥远的银河……但是,但是,银河忘了,星辰坠落,画楼西畔桂堂东,却从未淡忘。

 这一声表白: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叫多少相通的心灵感动过的文字,问世间多少男女梦想的境界都跳不过这一份情致!而还惦记着春酒暖,还顾盼着蜡灯红,纵然鼓点紧密,纵然兰台马急,你的心念一动,已让我驻杖回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沙场隔不开情场的蔓草,根根都是缠绕的心弦。

       

                          (三)

                                 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这一首的心情总让人想到那个倚江远望的化石般的女子: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因为未有期就总是再追问,问到秋色苍茫后,夜阑陪风听雨声,池涨水,心溢泪,帘外梧叶片片坠。然而,不死心,总还在遥想共剪西窗烛的缠绵,枕边的耳语已在心头翻滚过无数的浪头。想起晏几道的: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胜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浪漫,总是因久后重逢而更有颜色。小别,长别,都是情深的印证,但求不是永别,梦,从不因孤枕而残缺。

 

                             (四)

 

                                          为有

                            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
                             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

   爱你,不是为你的身分地位,不是为你的身拥金山,爱你,只是希望与你共朝朝的香衾,共暮暮的晚霞,一如林间双宿的鸟儿。如今,谁还会对爱痴狂得这么简单?

读《诗经》时,读到《召南·小星》,满心的同情中暗生觉悟:将来宁可不嫁,也不要嫁那样的一个可怜的宵征客。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绸。寔命不犹。一个夙夜在公的小男人,辜负的何止是衾绸的温暖呀?

然而,生活总是在逼仄处体现人性的温情,因为这样辛苦的宵征实则在为女子安守的那个家。这里面的感动必得亲身经历方可体味深刻。

如今的男人彻夜不归已被视作杰出人物。据说日本的男人为规避别人的轻视(包括家中女人的蔑视),总是故意拖延回家的脚步。晚归,是代表有业务在身。中国男人似乎也在望其项背。

记得在欧洲,大街上总见男人下班后的匆匆赶路。他们会放弃许多业务,赶回家跟家人公进晚餐。这大概就是富而悠闲的欧洲为什么最令我向往的因素之一吧。
    不由得佩服唐时的女子,敢有这样的胸襟去鄙视金龟婿的早朝,放在今天,女人对此发出的半点怨言都会被视为不懂事。

爱,早已不重视一席香被的挽留。况且,如今的女子也不会有那样的情致,温席共枕的柔情都不再是重要情节,所有的相守都在为黄金屋的宽敞而齐心协力。

(五)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这大概是自李商隐自后传唱得最经典得诗篇之一了。不管你是否读过诗,是否懂诗,是否有过那样的生死恋,你轻轻一吟诵,心,总会惆怅,总会扯动你的点点伤感。这,就是李商隐的《无题》。

   无题,本身就充满了无尽的言辞!世间总总伤春事,总在心尖自流淌,谁解其中酸与甜,冷暖自知不怨天。

此刻,倒是想起了梅艳芳的舞台妆扮,素白的头巾,素白的婚纱,款款移步煞白的设灯下,幽怨的眼神目中无人地倾注着无限的哀伤,自心底里如泣如诉,如寂寥的墓野传来的哭腔: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读《上邪》时心中是激昂的,毕竟有这样的一个人与你共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而文山的这首《无题》竟是悲,是单相思的无奈。相思到老,镜中云鬓成白霜,夜夜低吟人不知,连去探望的路途也成了遥远的阻碍,不是说相爱的人天涯近咫尺吗?而我连去探望你的机会都没有了,只好把一腔深情托付青鸟。

但愿君心似我心,始知相忆深!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94fead01000bol.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